Archive for May, 2008

刑事 dualist

Saturday, May 31st, 2008

這部戲讓我想到一些大製作的中文影片。
(more…)

Beauty and the Beast

Saturday, May 31st, 2008

記得小時候﹐看的是錄影帶﹐好像是跟姑姑借的。看過好幾遍吧﹖百看不厭。Tale as old as time, song as old as rhyme.
(more…)

晚餐

Wednesday, May 28th, 2008

就這樣﹐開著車子﹐沒有目的的走著。吃什麼好呢﹖這樣的反復問自己。
(more…)

Wednesday, May 28th, 2008

什麼是光﹖光是什麼﹖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就像是遺留在牙縫里的食物﹐任憑你嘗試怎麼把它弄出來﹐它就是頑固的留在原地﹐一點也沒被動搖。等到找到了適當的“技巧”﹐把它弄清後﹐然後就像曾留在水面上的漣漪﹐傳開了﹐散了﹐沒了。
(more…)

等一個人咖啡

Monday, May 26th, 2008

單憑書名﹐已經足以吸引人去看這個故事。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座名為『等一個人』的咖啡屋。有夠浪漫的吧﹖我無藥可救的陷入浪漫的陷阱里﹐在每一秒“空閑”的時間里﹐啃讀著這本小說。功課﹖工作﹖準備考試﹖我忘了。
(more…)

三字經

Saturday, May 24th, 2008

傍晚的時候﹐和母親在電話聊起三字經。她說﹐自小就很希望讀三字經﹐可惜一直沒有機會。那一天﹐我們去了一座廟宇﹐那裡有一些免費贈閱的書籍﹐母親找到一本附有漢語拼音的三字經﹐而我則拿了有關心經的書。
(more…)

刑事﹖

Saturday, May 24th, 2008

剛看完這部電影。一直很期待著﹐想象中﹐武俠里的愛情﹐是很唯美的。
(more…)

明天會更好

Friday, May 23rd, 2008

我記得那個卡帶。父親買的。那時候﹐我在小學唸書。然後﹐忘了是什麼活動﹐有合唱的﹐當時老師在明天會更好和奧運會主題曲–心手相連之中﹐選擇了心手相連為合唱曲。嗯﹐也是小時候的一些回憶片段。
(more…)

分手的話

Friday, May 23rd, 2008

有多久沒有聽過這首歌了?應該是自從那個卡帶壞了,就沒再聽了.那一張撕破了的歌詞,也忘了放在哪裡.依稀記得,父親的朋友,買卡帶給孩子玩,要丟了,父親就把它們帶回來,才會接觸到一些很棒,很棒的歌曲.
(more…)

無法釋懷

Thursday, May 22nd, 2008

重看朋友轉寄的伊妹兒﹐有關四川地震的消息﹑故事。停留在一個母親給孩子的遺言﹕「親愛的寶貝,如果妳能活著,一定要記住我愛妳。」

那是一個母親把遺言留在手機里﹐被醫生檢查孩子時發現的。我寫不下去了。

有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