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等待是種折磨的消遣。雪停了,風依舊吹著,鋪上徹骨之寒。畫面很寧靜。就算有流星劃過,也很難察覺。我聽著阿難與佛祖的對話。愛慕,原來也只是個等待的故事。

Leave a Reply